0731-85206696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群星璀璨>详情

返回>>

血染的风采--谷口唐家

发布时间:2020-11-12 浏览次数:1090 次


 

莱州血染石记录抗日血泪史

位于莱州市程郭镇东南部的唐家村三面环山,在胶东抗日历史记载中,有一段关于唐家村“血染石”的历史故事,时隔63年,充满红斑点的血染石,静静地在那里诉说着以往抗日的悲怆。

  为了更好地挖掘和保存这段史料,记者日前走进了唐家村,有幸采访到当年的目击人———现年86岁的唐德喜老人,重温了那段铿锵的血泪史。


 小山村驻有革命人

  唐家村由于独特的山区位置,在抗战时期成为县大队等革命队伍的隐密驻点。走进村子,正好遇到唐德喜老人,他含泪讲述了那段历史。

  1941年2月10日是当年元霄节,为欢庆佳节,正月十六日晚上,邻村下董家村剧团到谷口村演戏。日寇的奸细混在看戏的人群里,在了解到本县抗日各救会和县大队都住在谷口村和唐家村,便窜到掖县城报告了日本鬼子。半夜时分,县大队接到日军要来“扫荡”的消息,急忙组织部队和干部群众转移。拂晓,日伪军三百多人分三个方向扑来,他们在村外抓住该村村民唐吉行和县大队便衣战士戚经善,当场拷问,两个人守口如瓶,由于鬼子问不出县大队、各救会和百姓们撤往何处,残酷地将二人杀害了。

  因村民全部撤离,气急败坏的日本鬼子便开始放火烧全村的房子。这一次,本村被烧毁房子三百四十多间,六十多户人家中仅有六户的房子未烧完。


 军民血染大山石

  同年3月4日拂晓,日寇又一次包围了唐家村。因为事先得到情报,大部分人都进了山,村里只剩下十几个老人和小孩。鬼子把剩余的村民赶到村西的大石头上,鬼子站在四周,端着上了明晃晃刺刀的大枪,杀气腾腾。一个鬼子小头目叫道:“你们这里是八路窝,你们说,谁是八路?”问了几次没人吭声,鬼子就把唐吉礼从人群中拉出来,问:“你村有没有八路?”唐吉礼斩钉截铁地说:“没有!”鬼子翻译上来问:“要有呢?”唐吉礼说:“要有,拿我顶着!”翻译凶狠地抽出刀来,朝唐吉礼脸上狠狠地捅了一刀。唐吉礼大骂鬼子和汉奸,被鬼子用刺刀捅死。杀了唐吉礼,鬼子又把唐吉耀和唐有亮从人群中拉出来,问:“这里有没有八路?谁是八路?”他俩都说没有,鬼子也把他俩用刺刀捅死。

  见鬼子还要继续杀人,已被鬼子刺伤的赵洪聚大喊一声:“跑啊,快跑吧!”这突如其来的喊声使鬼子和汉奸们怔住了。在这一刹间,被抓的群众一齐向西拼命地跑去。敌人一见群众都跑了,就边追边打枪。村民王永俐抱着三岁的儿子跑在后边,儿子被打死。庙埠河村一个姓叶的在赵洪兴家做短工,在逃跑中被打死。乡上的通讯员小张被鬼子抓住,用刺刀捅死。唐吉太、赵洪积中枪受了重伤。

  那次扫荡鬼子共杀害村民六人、重伤五人。百姓的鲜血流淌在石头上。日寇退走后,村民只抬走尸体埋葬,因无人洗刷血迹,加上当年春旱无雨时期,也无雨水冲刷,血液慢慢地渗入到这块较松软的山石中,一年年的风吹日晒,使血迹颜色更深,形成了现在的“血染石”。


 “小鬼儿窝”的见证

  唐德喜告诉记者,村民赵洪德的一声吆喝,被抓的群众一齐向西逃跑。在逃跑中,村民王永俐怀中抱着的儿子被敌人打了一枪。当时,孩子中弹时惨叫一声,猛地一挣扎,王永俐也摔倒在地上。他爬起来抱起孩子又跑了一会儿,见孩子浑身是血,肠子也流出来,已经死了。只得强忍悲痛将孩子放在逃跑经过的一处山涧独自逃跑。

  敌人退去后,王永俐和乡亲们来收殓孩子的尸体时,眼前的情景真把大伙惊呆了。凶残的鬼子和汉奸未追上大人,恼羞成怒、兽性大发,施暴竟施到一个死去的三岁孩子身上,他们用刺刀扎尸体,使孩子的肠子流出体外,尸体惨不忍睹。

  此后,每当村里人走到这块山涧时,就会想起孩子死去的惨状,心里就会有一种恐惧感,久而久之慢慢地村民当中就有了“小鬼儿窝”这个名称,而这也成为日寇残暴的见证。

  唐家村村现有82户、212人,有耕地360余亩,山峦总面积达5000余亩。近年来,唐家村的红色遗迹和与敌斗争的故事每年都吸引很多山外人来倾听,来探寻。在唐家村的远景发展规划上,也将红色文化与该村秀丽的风光相结合,欲建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来传承历史。

 

《血染石》唐德喜老人讲述


为记念抗日女英雄唐畛,村前小溪取名为畛溪。


 

唐家村三面环山,抗战时期小山村驻有革命人。唐家村由于独特的山区位置,在抗战时期成为县大队等革命队伍的隐密驻点。走进村子 ,一种对抗日英雄们的敬意之心油然而生。向英雄们致敬!

 

文章来源:久居我心(美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