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1-85206696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群星璀璨>详情

返回>>

群星璀璨 | 追梦人 ——唐天珙倾力山区路桥建设侧记

发布时间:2020-11-03 浏览次数:1320 次

 

 

 

14.jpg

湖南省石门县西北部的太平区,位于壶瓶山主峰至炉红山山脉的南麓。这条山脉为湘鄂两省之界山,在湖南省地图上曾标称为壶瓶山脉,它起源于海拔2098.7米的壶瓶山主峰,蜿蜒向东南经九姊妹尖、白岩门、狗头井、上马磴到炉红山,整个海拔在1000米以上。客观上形成了太平是一个大山区,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这里没有一里公路,交通极为闭塞、物流亦不发达。

 


 

 

 

石门县原太平区(含六个公社)位置图

      

在原太平区这大山里,从最初没有公路,到后来建成桥梁近百座、公路修至四通八达,自此,太平区面貌焕然一新。目睹这山区的变化,不仅彰显了社会制度的优越和党的正确领导,同时也展现了太平人民的百倍努力和辛勤付出。在太平人民心中,唐天珙就是其中一位立志于“用修路建桥造福为民”的追梦人,他将自己毕生的精力和心血,投入到太平区公路和桥梁的测量、设计及施工指导之中,被人们公认为是太平区路桥建设的有功之臣。

 

   唐天珙出生于石门县太平镇的万世桥村,19655月为照顾其二伯举家迁往当时的穿山公社穿山大队(现为穿山河村)居住。今年冬月初八将年满82

    万世桥村,顾名思义,是因有一座古老的石拱桥“万世桥”而得名。万世桥始建于1870年,至今已有150年历史。它是由当地农民、木匠石匠双料大师柳甲恒牵头集资修建的,是连接太平到穿山的必经之路。大革命时期,这座桥曾有贺龙领导的红军通过,也经历过日军的铁骑践踏。万世桥由四个桥孔相连成桥,在当地不仅是一座古建筑,也是一处亮丽的风景,称得上是当地的地理标志。凡来此经过的人总是要对着桥驻足定目,感悟建桥人的不易和伟大,也常常有人以桥为背景摄影留念。

 

太平万世古桥

 

 

 万世桥是唐天珙自幼走过的第一座石拱桥,也是他读书、做事经过得最多和经常在桥上桥下玩耍的地方。因此他对这座桥有着很深的感情,常常望着桥心生梦想:这桥是我们本地农民为了方便出行自行设计,自发、自费修建的,是他们汗水和智慧的结晶。在这大山里,该还有多少地方隔河渡水没路没桥呢!以后我也要向柳前辈老一代人学习,争做一个为老百姓造福修路修桥的人,多修些这样的路和桥,彻底改变我们山区的面貌!

 

 

2014年11月因暴雨古桥西端一石拱垮塌,此系村民自费修缮后的古桥

    

 

 有梦,就是有理想,有目标!有了梦的人总是希望梦想成真。俗话说:“皇天不负有心人”,唐天珙揣着梦想,终于逮着了能够实现梦想的机遇。19586月,石门县交通局招工,唐天珙有幸走上了工作岗位,凑巧还真是修路修桥、有利于实现自己梦想的一块跳板。正好这时石门县石(门)清(官渡)公路开建,唐天珙第一个报名,并且要求到最险最困难的路段去锻炼自己。交通局领导看着他心意坚决,情真意切,认定他必是一棵能够发光发热的好苗子,今后保不准能有所建树成大器呢!于是被批准到石清公路的黄虎港路段去历炼。

 

他从19586月当年19岁时跨入修路建桥这个行业起,就与修路建桥结下了不解之缘。从1958年到2018年的60年时间里,他几乎就只做了这一样事,修路建桥。他从最初接触修石门县、甚至是当时全国最险、最难修的公路和桥,即黄虎港公路和黄虎港石拱大桥,到接着修石门县0公里为起点的路,即石门县城到新关狮子脑的公路;而后从1973年到2018年的45年间,多次受聘,为乡、村、单位、农户测设公路和桥梁,在以石门县西北部山区太平为中心的周边区域负责设计和指导施工建设公路,里程达370多公里,其中包括自主设计的三峰寨隧道(建成时为湖南省最长的公路隧道)以及太平大桥、万世大桥等石拱桥近百座。

 

以下为唐天珙参与修建的路桥工程部分项目名单及图示



 

 

 

 

 

 

也许有人会说:唐天珙是交通部门的人,修路建桥自是份内之事。可你是否知道,他19586月至19625月,虽在县交通局工作过,但在19625月带着要实现自己梦想的目标自愿申请回到了农村,他只能算曾经是县交通局的工作人员,此后他的身份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只有高小文化,更谈不上学过专业,但他聪慧好学,孜孜以求,靠勤奋和知识积累,积学成才,成了没有工程师头衔的工程师,人们评价他是“农民工程师”,是修路建桥的“土专家 ”。

 

 

1973年石门县委主办的《石门信息》“人物”栏有关报导

    

 唐天珙既不是相关职能部门的人,又不是国家认可的专业人才,而他把自己一辈子能做工作的时间和精力,几乎全部倾注到修路建桥上,做为一个农民,这不仅在石门县、湖南省少有,就是在全国也少见。他的工作经历,成就了他平凡而又光辉的人生,他是石门县农民中的杰出代表,也是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

 19586月,唐天珙被被派到石门县石(门)清(官渡)公路黄虎港段(田家峪至承志桥5公里)参加该路段的测设工作。在当时,新中国成立十周年不到,国家什么方面的技术人才都很缺乏。而且,当时好多农村的人没有读过书,所以当时的高小生就算是文化人。于是象唐天珙这样的青年就被选定在黄虎洪工地上当了测量人员。他虚心好学,拜湖南省交通厅负责选线的工程师肖惠之、负责设计的工程师丁祖吉为师,在实践中边干边学,逐步掌握了测设公路及桥位、桥基等方面的技术,从而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路桥工程测设人员。

 

2018年时年80岁的唐天珙游览参建过的黄虎港大桥时留影

 

 黄虎港路段是一个十分险要的地方,自古流传下来的一句话就是“走到黄虎港,爷娘都不想”。当时负责黄虎港公路选线的工程师肖(惠之)老踏勘线路时,其中在绝壁顶端的一段线路(田家峪至凉水井下面的大拐)称为一线公路,是沿着砍出来的路引子坐着滑竿(两根竹竿夹绑着一把椅子做成的轿子)小心翼翼察看定线的,另一段在绝壁中间需察看的线路(大拐至黄虎港大桥)称为二线(回头线)公路,则是索渫水坐船仰望着近两百米高的绝壁定线的,可见其工程之艰难。唐天珙与薛邦文、田启佑、申成志一同拜师学习测设的同事们,胆大心细,毫不畏惧,攀爬在绝壁上进行测量,终于安全地完成了线路的测量任务。接着在19596月,唐天珙又参加了石门县城往西北方向0公里至新关狮子脑公路的测设工作,并任工程员。此后,还担任了石清公路国太桥至九里坡路段(石清公路中又一险峻路段)的技术指导,清官渡至南北镇公路的测设工作。这是他在县交通部门工作的一段经历,至19625月回到农村。

 

上图中黄虎港大桥修建前的图片是一份最珍贵的历史资料

 

唐天珙因其参加了石清公路特别是黄虎港路段测设和国太桥至九里坡路段技术指导的特殊经历,在1968年被受请参加了沿(市)太(平)公路的测量设计。1969年,太平区委成立了修路机构,上了一两千人,准备大兴交通建设,但因故未达高潮而终止,只留下一条路痕。至 1973年初以前,太平区没有一里公路,物资流通全靠肩挑背负和骡马驮运。

1973年,在全国“农业学大寨”的热潮中,太平区委发出了“真心实意学大寨,自力更生修公路”的战斗号召,决定以“愚公移山,改造中国”的革命精神,举全区之力集资修建公路。成立了以区委书记覃遵德挂帅、七名委员中有两人专责的公路建设指挥部。同时,各公社也成立了指挥部,安排了专职干部。全区组织了7000人的专业队,并召开了5000人的誓师大会。至此,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改变山区落后面貌,大兴公路建设的高潮迅速形成。唐天珙也因此获得了一展抱负,实现梦想,大展拳脚的机会,正式开启了他人生的光辉历程。

 

 

太平区公路建设大会战的历史记载

 

 1973年至1980年唐天珙受聘于太平区公所,任太平区公路修建指挥部工程组组长,成了太平区公路建设的策划人之一和公路、石拱桥测量、设计、和施工的技术负责人。先后负责太平区各公社干线、支线公路的设计、施工和技术指导。同时,太平区委还配备了向云博、覃遵军、唐汇川等工程技术人员到工程组。当时常德市交通局的蒋景新、县交通局的陈绍堂、肖国民、蒋志芳等同志给予了大力支持和指导。此期间,先后建成了太平区的五条干线公路。分别是东线由太平经子良、水田、连结澧县田冲的公路;南线由太平经丰禾、维新在磺厂接石清线直通县城的公路;西线由太平经穿山、文化接石清线可达壶瓶山镇的公路;第四条是由丰禾经杨柳在古市接石清线的公路;第五条是由丰禾走曾家垭连结河口至澧县田冲的公路。至此,太平区主要的公路路网格局已经形成。19801983年唐天珙在太平区交通管理站工作一段时间后,于1983年底回到居住地穿山村。此后,唐天珙身份虽还是农民,但基本上成了脱产的公路桥梁建设专业人员。除了继续受聘测设和指导太平区内的其它支线公路外,还担负了区外杨柳(杨龙)、文化(文川)、皂市美胜桥(美苏)、皂市水库(皂洞)湖北黄林桥(黄骆)等地的公路测设和施工指导。

 

 

太平区阎王坡公路远眺

    

 唐天珙对待工作,既严谨又不拘泥于按部就班,极善于大胆创新。修建三峰寨隧道,在当时没有科学仪器和专业技术人员参与测量的情况下,自己与龚道伟等人员一道,用竹竿、吊线坨这种土办法定中线,测水平。为保证隧道从两头同时掘进并不产生误差,从洞顶中心线用麻绳共吊了30多个小石头连成中心线,确保了两端施工的精准对接。虽是土办法,却解决了大问题。这种用土办法测设隧道的技术在全国可能没有先例。随着隧道坑洞的加深,洞内严重缺氧,在没有鼓风机的情况下就用手摇风车绞风,但效果不佳,先后有40多人次昏倒,在此情况下,唐天珙提出轮换进洞作业的办法 ,终于将305米长、4.5米宽、高米的隧道在一年另两个余月的时间内完全由人工打通。

 

 

  工程难度简介    

 

太平大桥是全区最大的一座石拱桥,长50米,宽6.5米,高9米;主拱净跨30米;辅拱6个,每孔跨径2米;1/5拱弧。唐天珙面对这座大桥的设计,在资金少得可怜,物资严重缺乏的情况下,主动应对挑战,大胆采用了土模挽拱替代木材支架的技术,共节约木材170立方,钢材1.5吨、工日7000个。全社组织1100多人,一个突击战,背土2400多方,一日一夜筑成土拱,又连续苦战三日三夜,胜利挽拱合拢。经唐天珙临时选定的龙口石未经加工,却也天然吻合,可见唐天珙眼力十分精准。在当时按国家建桥标准预算投资不低于15万元的情况下,仅用了7.6万元、七个半月的时间即建成通车。其创造的土模挽拱技术当时未见报道,应属全国首创。建成后,全省在这里召开了现场会议,这一工程成为当时全省的样板工程。

 

 

太平大桥

    

唐天珙组织路桥设计和指导施工,对技术要求精益求精,对工程质量一丝不苟。他深知路桥建设是千年大计,必须质量第一。在全区路桥建设的高潮阶段,太平大桥、七家河大桥和三峰寨隧道同时建设,唐天珙就辗转于三大工地,不分白天黑夜,哪里有疑问和难题他就出现在哪里,每个重要技术环节他总是亲临现场把关。他设计的工程图纸,十分严谨和科学,无懈可击,经多次送审评判,均为合格,在上级主管部门形成了很高的认可度。一次,一村支书拿着东流溪大桥的设计图纸到县交通局送审时,时任县交通局副局长的肖国民说:“只要是唐天珙设计的图纸,不用看,尽管去施工吧。”

 

 

唐天珙在工作上除了认真负责,兢兢业业以外,他还是一个不怕苦和累的工作狂人。在建设七家河(原名崎岖河)大桥时,因此桥的基脚、砌桥台、拱座石的设计难度大,在打土模与挽拱、合龙口时,唐天珙尽管脚掌发炎不能站立,仍坚持用一根竹棍撑扶着身体进行施工指导,连续三日三夜未得休息。在三峰寨隧道工程进行测量时,时值炎热的夏天,气温高达38度以上,他带领测量组人员在茂密的树林草蓬中爬上爬下,非常辛苦。其中一天唐天珙患重感冒不能进食,仍坚持在峰顶躺着指挥测量工作。在隧道衬砌拱顶的关键时刻,他20多个日夜连续奋战没上过床,从而确保了三峰寨隧道工程的质量优良。青山峡大桥是太平区公路建设史上的第一座桥,当时有四个公社组成的510人专业队修建,原区委副书记彭竹青亲自上阵,指挥部由区武装部长王绍文负责,工程组由唐天珙、向云博、覃遵军三人组成,将任务分解到天,坚守现场,细致安排,紧张施工阶段,唐天珙三天三夜未眠。

 

 

  施工现场图照

 

太平区大兴交通建设的年代,正是文化大革命的后期,当时国家的经济基础受文革的影响十分簿弱,国家对农村的交通建设几乎没有什么投入,农村修路、拉电、引水,几乎无一不是农民集资。同时,建设物资又十分匮乏,建筑的机械设备简直谈不上,即使有的也非常简陋,在此条件下,唐天珙为了追求实现自己为民造福、多修路建桥的理想,硬是煞费苦心,千方百计的精打细算,本着尽量少占农田、尽量减少资金需求、尽量节省工期的原则,不辞个人爬坡攀岩的辛苦寻找最佳线路方案,不顾个人休息加班加点的设计最优化的施工方案。

 

人民公路人民修。全区6个公社,105个生产队,打破公社、生产队的界线,不论是否直接受益,均承包了责任路段,除了抽调民工组成常年施工队负责险峻路段、隧道、桥梁、涵洞的建设外,秋冬季节,劳动力全员出动修路,最多时达至两万人同时参战。在当时不通公路,没有电力,没有施工机械的情况下,全靠人工钢钎打炮眼、锄头铁镐挖土石、肩挑人拉运渣土。没钱,全区共自筹资金76万元;没炸药,全区自制硝铵炸药和黑色炸药150余吨。太平区公路建设的辉煌成果,进一步体现了人民的伟大,唐天珙只是人民中的杰出代表之一,还涌现出了很多的先进,他们都是人们学习的好榜样。

 

42年后部分建设者合影

 

在基本完成太平区主、支线公路的建设后,党的扶贫惠农政策和美丽乡村建设再次掀起了公路建设的热潮。到村、到组、到户的公路,在国家扶持、扶贫单位支持、村组自筹、农户自费的推动下,农村的公路如同人体细小的血管一样布局得更为合理。无论是村、是组、还是农户,唐天珙是有求必应,哪里有公路和桥梁建设,哪里就有唐天珙的身影。每一米公路、每一座桥梁,都是唐天珙用脚步丈量出来的,都有唐天珙撒下的汗水和倾注的心血。唐天珙在太平山区成了人人尊敬的“农民工程师”。纷纷赞扬他是“胸装崇山峻岭,笔绘交通蓝图,建设美丽乡村,造福永古千秋。”的大功臣!

 

以下是唐天珙设计和指导施工的部分桥梁图照

 

双坪大桥

 

樱桃溪大桥

 

 

清涧溪大桥

 

周家冲大桥

 

东流溪大桥

 

苦竹坪大桥

 

龙珠桥

 

盛世大桥

 

万世大桥

 

升子坪大桥

 

风车口桥

 

风车口桥

 

黄龙峪大桥

 

郭家冲桥

 

门板沟桥

 

石水田桥

 

汇志桥(新农村建设中的农家小桥)

 

茨树桥(新农村建设中的农家小桥)

 

法志桥(新农村建设中的农家小桥)

 

汇汉桥(新农村建设中的农家小桥)

 

   唐天珙做为太平区助力路桥建设的功臣,他从不居功自傲,也从不贪功索取,他只为圆了自己的梦想而满足。他说:“太平大山区能取得这样大的交通建设成就,不是社会制度的优越做不到,不是共产党的英明领导做不好,不是劳动人民的共同努力做不成!人民是伟大的,我只是人民中的一员,尽了一份我个人的责任和义务而已。”这是多么高尚可贵的精神风貌,永远值得人们去学习,去传承,去发杨!


 

  编后寄语:公众号“老泥沙”,创建于2016年4月,系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南大学客座教授、知名文化人张天夫先生赐名。泥沙是本公众号作者的出生之地,又名泥市,现更名为壶瓶山镇。作者出生在旧社会,成长在红旗下,感恩祖辈勤奋、忠厚、诚信的传教,坚持正直做人,既深爱祖国、又热恋故土,有生以来,曾游历大半个中国,见证了新中国的成长和变化,感受了人世间的喜怒哀乐,一路走来,感受良多。为弘扬美德,传播正能量,将以作者平生亲历、亲见、亲闻、亲访之感触为素材,图文并用,力求原创,以此尽力展现社会上的地方遗事、坊间传奇、民族风情和自然景观。关注其中,您会多一份社会关爱,添一份人间快乐,丰富并充实自己的人生。欲知其中精彩内容,请添加微信公众号 老泥沙 ,或扫描、或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老泥沙公众号原创作品,任何人可转发朋友圈,其它媒体中介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文章来源:老泥沙(公众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