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1-85206696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群星璀璨>详情

返回>>

唐家英烈——唐义贞

发布时间:2020-08-19 浏览次数:698 次


      唐义贞,1909年7月2日生于湖北省武昌市城郊一个清贫的知识分子家庭里。父亲唐心舟为人正直,是颇有声望的老中医;母亲赵喜龄贤慧善良。兄妹六人数义贞最小。大哥唐义精从事艺术教育工作,是湖北艺术专科学校创办人之一。与当时武汉地区党组织负责人董必武是挚友。唐义贞刚刚懂事的时候,大哥就对她进行爱国主义的启蒙教育,在她幼小的心灵里播下爱国的种子。


a50f4bfbfbedab64b9d05614fb36afc378311e47.jpg


      1923年秋,年仅14岁的唐义贞,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湖北女子师范学校。经大哥引见,她有幸得到董必武、恽代英等无产阶级革命家教诲,开始阅读革命书籍,从中逐渐悟出了要振兴中华,必须进行革命的道理。为了向传统的旧观念挑战,她带头剪掉长辫子。在她的帮助下,不少同学勇敢地冲破了封建婚姻的桎梏。1926年,她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为湖北女师学生会和妇女协会的负责人。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了反革命政变。7月15日,汪精卫正式与共产党决裂。在“宁可枉杀千人,不可使一个漏网”的反革命口号下,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进行疯狂的大屠杀。有的人经受不住严酷斗争的考验,屈服了,逃跑了,叛变了。18岁的唐义贞却不畏强暴,坚持斗争。她的家里因知识界人士来往频繁,成了国民党密探、特务监视的目标。她当时的任务是负责汉口江岸铁路工人的组织宣传工作。为了避开暗探,她每天从后门穿过邻居的篱笆,越过一块污泥潮湿的地带,摆渡过长江,到汉口江岸与工人一起劳动,向工人宣传革命道理。她鼓动工友们说:“大革命虽然失败了,但是,我们的党还在,人民还在。只要大家团结一心,就一定能度过难关,取得胜利。


      1927年秋,党组织派她到苏联莫斯科学习。当时她的母亲正患痢疾,病情严重,十分希望她在身边服侍。唐义贞出生不久,母亲就对人讲:“我这个盼来的姑娘,长大了决不远嫁。”离开病重的母亲,唐义贞心里也很难受。但是,为了寻求革命真理,为了党的事业,为了民族的解放,她在母亲病榻前跪下,拜了拜,就毅然踏上旅途。


      唐义贞从武汉经上海乘轮船到苏联,进入莫斯科大学中山大学学习,同她一起学习的有杨之华、曹舒群等。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和驻少共国际的代表瞿秋白、邓中夏、何叔衡、陆定一也是她的良师益友。在他们的帮助和指导下,唐义贞学习了马列主义理论,更坚定了对共产主义的信仰。


      学习期间,唐义贞和陆定一建立了深厚的感情。1929年12月,他们在莫斯科举行了婚礼,结成伴侣。


1597828067594368.png


      这时,王明和共产国际东方部长米夫把持了中山大学党支部的领导权。为了达到打击中共代表团成员、团中央委员、驻少共国际代表陆定一的目的,唐义贞婚后不久,王明一伙就以“反对支部”的罪名,开除了她的团籍和学籍。这一切,没有动摇唐义贞对革命的忠心。当王明一伙要她对中共代表团的观点表态时,她仍坚定地说:“我相信代表团是正确的,陆定一同志也是正确的。”后来,她被送到医务训练班培训,并指定回国后做医务工作。


      1930年7月,陆定一随中共代表团全体成员回国。结婚才半年的唐义贞,为了严守党的机密,没有去送行。不久,唐义贞结业回国,和陆定一一起在上海做党的工作。当时环境十分险恶,他们严格遵守秘密工作的纪律。一天上午,周恩来在一位同志的掩护下,辗转来到他们的住处。为了防备隔墙有耳,确保周恩来的安全,他们静静地陪周恩来坐着,一句话也没有说。一个多小时以后,周恩来感激地离开了他们。


      翌年初,唐义贞和陆定一先后到闽西根据地工作。不久,王明一伙相继回国。他们仍不肯放过陆定一,又撤销了陆定一团中央委员和宣传部长的职务。唐义贞的处境也相当困难,但她仍然忘我地工作,努力完成党交给她的各项任务。


      1931年12月30日,唐义贞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叶萍。


      1932年初,唐义贞被调到胜利县平安区中央卫生材料厂当厂长。她拖着产后虚弱的身体,和全厂同志团结一心,克服重重困难,生产出一批批药品,送往前方。在这里,她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就在这时,陆定一又被王明一伙扣上“右倾机会主义”的帽子,被开除团籍,调动了工作。团中央机关报《青年实话》刊登了处理陆定一的消息。唐义贞与陆定一失去联系已经半年有余,看到这条消息,她总算知道了陆定一的下落。她对陆定一的信任仍然没有动摇,对王明的倒行逆施极为愤慨。有一天,王明的一个同伙来到唐义贞的住处,竟无耻地向她求婚,说什么:“陆定一是不会回来了的,你不要白等啦!”唐义贞坚定地回答:“陆定一是一定要回来的。我要等他!”


      后来,陆定一曾十分感动地对友人说:“我应该怎么称呼义贞同志呢?应该称她为知己。我们长时间不能通信,互不了解情况。开除团籍是团中央决定的,赫然登在报上。她不同意这个决定,岂不是反对团中央?而她竟不怕背罪名,不怕因此而来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鲁迅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义贞就是我的知己,我一生忘不了这样的知己。”


      1933年,在董必武的直接干预下,团中央给陆定一平反,安排到瑞金工作。在这之前,中央卫生材料厂也迁到瑞金郊区,唐义贞见到分别一年多的爱人。他们已经三次长时间的分离,这是第三次团聚。


      可是,没过多久,他们又一次分离了。由于王明坚持“左”倾错误路线,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了,1934年10月,红军主力开始长征。唐义贞正怀着第二胎,不能随队远征,被留了下来。启程的头一天傍晚,她赶到陆定一住处送行,陆定一深情地说:“结婚仅五年,分别即四次,再见已无期,唯有心相知。”


      谁知,这次竟是他们最后的诀别。

      红军走了,丈夫走了,为了干革命,唐义贞把4岁的女儿叶萍寄养在瑞金一户农民家里,和毛泽覃一起到长汀县四都一带活动。


      红军主力离开根据地后,敌人便开始“清乡”,王明“左”倾路线在继续推行,斗争异常艰险复杂。不久,唐义贞被错误地开除党籍,但她仍以顽强的毅力积极工作。福建苏区土地部长游荣长患病,情况严重,快到分娩期的唐义贞,拖着沉重的身子,昼夜护理,使他转危为安。后来,她和蔡纽湘、王叔振等同志一起疏散转移。途中,几位女同志互相约定,不论是谁,将来有机会见到其中任何一个人的丈夫,都要负责传达口信。唐义贞叮嘱大家:“你们如果见到定一,就转告他,只要我一息尚存,必定为革命奋斗。”


      11月19日,唐义贞在邓子恢的母亲杨老太太的陪同下,来到洼田乡。20日,唐义贞生下一个男孩,为了纪念她与陆定一的坚贞情谊,取名小定。


      斗争形势越来越严酷,敌人逼近洼田。唐义贞接到省委的转移通知,忍痛将刚满月的儿子托付给农民范其标夫妇抚养,自己则随游击队四处寻找主力。一天中午,他们正在乌蛟塘附近的一条山涧里活动,不幸被国民党第三十六师的一个团包围。突围没有成功,唐义贞等均被俘。敌人把他们双手反绑在背后,用白布蒙住眼睛,边打边拖,带到敌团部。敌人对唐义贞严刑拷打,妄想从这个女共产党员身上捞到重要情况。唐义贞威武不屈,痛斥敌人,并于被俘的当晚,乘敌不备,与一同被俘的同志越狱。但他们的伤势都很重,没走多远,又被敌人抓回。凶残的敌人怕他们再次逃跑,于次日晨8时许,将他们五花大绑,推到坎上。唐义贞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一曲共产党人的正气歌,向党、向人民奉献出一颗用金子铸成的赤诚纯洁的心。


文章转载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权告知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