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5-7732998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群星璀璨>详情

返回>>

从唐家湾到清华园(一)

发布时间:2020-05-25 浏览次数:766 次

      广东省珠海市唐家镇,故名唐家湾,原属香山县(后改名中山县),通称“唐家”,是一个地处珠江口,面向南海,毗邻港澳的一个美丽、富饶的渔港农村,隔海和淇澳岛相望。19世纪初即已开埠,商贸繁荣,乡人多外出做工、经商,或远赴夏威夷、旧金山谋生。中国近代早期实业家唐廷枢就出生在这里。容闳带出去的留美幼童中有7位,即唐绍仪、梁如浩、唐元湛、唐国安、唐荣俊、唐荣浩、唐志尧等,都是这里人。 


      上个世纪初,有三位乡人从这里走出去,来到清华园。他们是后来当上清华学校校长的唐国安,当上庶务长的唐孟伦和毕生服务于图书馆的唐贯方。祖孙三代,爱国爱校,奋勉勤劳,执着坚守,以清华为归宿,最后皆终老清华。


      是他们,以其一生,见证了早期清华建校的一段历史。现将他们的生平事略分别做一简介如下。


微信图片_20200525123049.jpg

唐国安,字国禄,号介臣,英文名Tong Kai-son。1858年出生于唐家湾鸡山村一户贫苦农家。1873年,被容闳“中国出洋肄业局”(China Educational Mission to the U S , 简称CEM)第二批次选送美国留学,时年15岁。


到美国后,他先被安排在一个基督教家庭寄宿,接受了2年家教,随后念了4年高中、1年书院(Academy)高级班,于1880年考入耶鲁大学法律系。学习成绩一贯优异,中学毕业英语考试全校第一,大学拉丁文考试全班第二。一年后因清廷中断留学计划,于1881年末回国。


唐国安留美8年,深受西方家庭、学校和社会的教育熏陶,掌握西方现代知识、文明和理念,尤其以英文和社会交往见长。他的英文水平,无论是为文、演讲、辩论、翻译,都得到海内外人士高度赞评,他的文章全都用英文发表,成为他事业的一大特色。


唐国安初回国时,先被派往天津水师医学堂学习。由于性不习医,两年后借省亲之名一去不返,转受雇于一家美国洋行,结果被查处。经检讨后,李鸿章准许他缴纳赎金,离开学堂,而后以“借用”名义去洋行工作,还认他是国家的人。他铭感于心,立下誓约:“将来如遇国家用人之际,生情愿效力,不敢自外”。终其一生,未尝食言。


从1884年起,唐国安先后在美商旗昌、英商怡和等洋行和美国驻天津、宁波等领事馆任翻译,达十年之久。1893年经堂兄唐廷枢提携,转到官督民办的开平煤矿总公司工作,任总办秘书兼英文翻译官。后转到京奉铁路局,1899年被派往京奉线重镇牛王庄站(即营口)任“总理”,掌管全局。一年后义和团事起,八国联军入侵,沙俄军队占领牛王庄,唐国安逃往香港,改做房地产生意。越三年,应开平煤矿老领导推荐,来到上海,任粤汉铁路总公司“华核帐”(主计官)。粤汉铁路结束后又转到沪宁铁路,继续任华核帐,直至1907年调入清廷外务部。他参与国家的煤矿开采和铁路兴建历十四年。

                 

19世纪初的上海,乃是中国以至远东第一大商埠。外商云集,留洋生齐聚,教会也极活跃,唐国安到上海后很快融入。他和严复、辜鸿铭共过事,和颜惠庆、李登辉关系密切,和唐绍仪、梁敦彦、钟文耀、唐元湛、唐荣俊、伍连德、施肇基以及大批留美幼童熟稔。他利用铁路工作以外的时间,参加了3个群众组织并担任负责工作:一是上海基督教青年会,任董事,兼《上海基督教青年会会报》(月刊)英文版China Youth主编;二是参与创办中国第一个归国留学生组织——环球中国学生会,任副会长兼财务总监,兼《环球中国学生报》(双月刊)英文版主编;三是和颜惠庆一起创办中国第一家中英文双语报——《南方报》(日报)英文版,任主编。他同时还在耶鲁大学中国校友会、上海校友会担任领导职务。


这时的唐国安,思想上发生了很大变化。初回国时脑子里装的是西方理念和西方价值观,尤其崇尚基督教,想以基督教救中国。经过回国后二十多年的实践和深思,终于认识到中国是一个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大国,现在落后了,经济凋敝,官场腐朽昏庸,人民愚昧无知,社会道德缺失,整个中国不思奋发进取,正面临着被虎视眈眈的西方列强瓜分和吞并的危险,从而极大地激发了他的爱国救民的热情。


1905年他写了《基督教在中国传播的障碍》长文,在纽约《世界宣教评论》(The Missionary Review of the World)上连续5期登载。文中猛烈抨击西方列强利用宗教侵略中国的罪行,呼吁基督教宣教工作摆脱列强的政治羁绊;主张宣教本土化;提出中国传统文化应当受到尊重,基督教要与儒家相协相容,共建人的思想道德高地。


微信图片_20200525123054.jpg

1906年《寰球中国学生报》编委合影,右1为唐国安

 

这一年,他在《环球中国学生报》发刊期上发表《寄语中国留学生》一文,阐述开展留学教育的重要意义。


同年,他在上海基督教会《中国青年》(英文)上发表他在留学生团聚会上的演说,号召留学生树立爱国思想,加强团结的力量。


1988年,他在多个英文报刊上发表了《留美学生始末记》,全面记述容闳1872——1881年首率幼童赴美留学的史实和经验教训。


这几篇留学教育的论文,表达了他对这项事业的关心和见解,为日后献身留学教育事业做了思想铺垫。


此外他还在1903至1908年间发表了十几篇署名文章和数十篇报刊评论,呼吁国人提高自身道德修养,要爱国,要担负起社会改革、移风易俗的责任。


他在《南方报》上抨击上海租界施行“治外法权”的祸害,大声疾呼维护国人权益。为此遭到洋人的嫉恨,被《北华捷报》(英文)点名批判,并且遭到租界工部局威胁,扬言要将他逐出租界。他毫无畏惧,绝不退缩,坚持正义,被誉为“社会之义士”。


1907年,唐国安被调入清廷外务部为司員,从此离开上海,开始了他的外交生涯。


在这里,他的英文特长首先得到进一步发挥,多次为晚清重臣的重大外事活动担任翻译,如:为袁世凯接受美国《纽约时报》记者专访翻译、为毓朗接待美太平洋舰队来访翻译、为溥伦出访日本考察海军翻译、为梁敦彦出访德、美两国翻译等。由此受到袁世凯的赏识,延入袁氏家馆,令子弟对他行弟子礼。


其次,他不遗余力活跃于外交舞台,代表中国参加过多次重大国际活动。


一是1909年初,参加在上海召开的第一届万国禁烟会和1912年初在荷兰海牙召开的第二届万国禁烟会。在第一届会上,他以中国代表团“正代表”的名义发表一篇主旨演讲,反响强烈,《申报》、英国《泰晤士报》特予刊载,还被译成多种文字广泛发行,其观点在欧洲(尤其是英国)获得公众的普遍支持。


二是1910年末,应邀参加在华盛顿举行的世界人道大会,临时因公缺席,委托驻美使馆代表到会宣读他的演讲稿,介绍中国天足运动(禁缠足)情况,使世人对中国的缠足问题有正确的认识。在会上他当选为世界人道大会名誉副主席。


三是1913年初,他亲率清华学校体育代表队参加中国体育代表团,并担任中国体育代表团的领队,率团赴马尼拉参加第一届远东奥林匹克运动会(亚运会的前身)。他逝世后,领队一职由张伯苓继任。


唐国安还荣膺美国政治与社会科学研究院“会士”(Member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