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5-7732998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家风家教>详情

返回>>

父亲大人,天堂安好!

发布时间:2020-06-28 浏览次数:750 次

七零后出生在山东,长大在农村,上面有六个姐姐,我是父亲的幼子,姐姐们的小弟,自幼受到的是传统家教。

先父讳:元荣,字:爱民,出生于1930年6月,即民国十九年庚午,生肖属马。解放前于山东淄川师范专科毕业,是那个年代传统意义上的文人,性格耿介,正直。年轻时也是一腔热血,走出校门即追随革命队伍,参加党的土地改革工作,建国后转周村区教委执教多年。一生保持老派读书人的品格风骨,深恶墙头草,不做骑墙派,为此历经坎坷艰难,直至六一年被下放发配回乡,可叹父亲一介书生,放下了教鞭又拿起了锄头......家中人口多,生活困难,母亲又长年有病,父亲受的艰辛苦累可想而知,日后在我们说起抚养孩子困难时,父亲曾经叹道:“现在你们是两个人四只手拉扯一个孩子,当年我一只手里就要拉着你们三四个啊......”


1593323140471038.jpg


做为家中排行老七的独子,父亲43岁上才有的我......自幼性格叛逆,不服管教。家中老母曾请卦师为我占卜,断言我们父子八字不合,性情冲突,又说好在我出生时,父亲在外没有守在身在,尚留有挽回余地。当年年少无知,行为乖逆,惹是生非,种种劣迹,也确如卦中所言。让老父亲担心生气,操心受累,印像最深的是三十多岁了,还因酒后和五姐吵架摔瓶子闹事,被父亲当院罚跪,直到成人成家,直到有了自己的孩子,能够去理解自己的父亲,体谅父亲的不易和苦心,老父亲却又是已到风烛残年。

父爱如山,正是因为爱的深沉,如山的稳重付出又沉默无语!记得十年前我在外面开店谋生,忙。一日心里触动,急想回家探望。遂骑车赶回,只老娘一人在家,原来父亲几日挂念我不回,时想去看我,已早起启程。愕然想起父亲己近八旬耳背眼花,担心他独自一人迷路。急忙又往市区赶,到车站己是无人。心惊肉跳,一路寻找,忽见老父亲背着老娘给我的干粮,在前面步履蹒跚......望着父亲衰偻的背影,一时泪流满面......


1593323172652854.jpg


父亲不善言谈,老来更是少语。多年来陪老父亲侍坐,两杯清茶,一根香烟。耳背的父亲,偶尔会写几张纸条,把关心的事情写给我,哪怕是寥寥数语,起首也是:行永我儿......

很在乎,能静静陪着老父亲时间,哪怕是相对半晌无语。守在父亲身边,内心也能感觉一份儿真实难得的安宁。

至2011年春一生要强硬气,不愿求人,厌恶医院的父亲,忽然患疾中风。就此到了刮胡子也需要侍候的到时候,其间我们姐弟尽孝六年,所历辛苦也着实不易,不堪细述,感恩我的所有姐姐,没有她们我实在不知如何应对,如何是好?


1593323206802932.jpg


父母在不远游。至2017年8月孩子考取大学,平生第一次出远门,送孩子成都入学。下午未时武侯祠内,面对诸葛公遗像,忽然心生感触,不觉泪涌。少顷大表哥来电,家父午后又让加餐毕,已安然西去,寿享八十八岁。

接此噩耗,六神促然间己是无主,武侯祠内,众人面前,不觉痛哭失声。这老爷子为啥就不能等我回去再走呢?回头想想,这就是我们父子与生俱来的宿命,我生时他不在,他去时我出门......

削发后,打飞机赶回山东。先父生前热心家族公益,德高望重,所以整个家族,还是按传统丧仪为先父举哀送行,我做为孤哀子,按礼制削发百日,持服三年,守孝至今己将业满......


1593323238662163.jpg


父亲大人,您在那边还好吗?一晃已是三年,阴阳两隔。可知自您走后,你失去庇护的幼子,福星压运,坎坷艰难,历三年一千余日,竟几无展眉开颜之时,至今才明白一直以来自己所遇的过往休咎,都是恩承于先人的福泽!

三年间梦到父亲的时候很少,但每一次梦到,他老人家都是笑容满面。想我的父亲在天堂一定安好......


(2020年6月24日端午,夜宿老宅,谨以此文缅怀我的父亲......)


友情链接